h4qm5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夏逆-第二百一十三章、等着瞧分享-mgx1a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眼看赵心诚服软表态,苍渊也不为已甚,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赵心诚的盘算,其实他也猜出来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可领!
潘龙身为大神通者转世,今生修炼速度简直快到令人难以想象。或许三五年之后他就是天人合一的宗师,甚至十多年之后他就能修成仙佛。
面对这样一个人,除非能够确保将他镇压,否则就算杀了他,都没办法解决问题。
仙佛不灭,杀掉他非但不能消灭他,反而可能让他觉醒前世。
一旦他前世觉醒,就算身为佛门大德,不会轻易开杀戒,但想要打击报复,却毫无问题。
别的不说,他直接按住你脑门念咒,来个强行渡化,你怎么办?
下半辈子老老实实敲木鱼吃青菜吗?
赵心诚的计划,无非是趁着现在潘龙还不算特别的强,让彼此的关系更加紧密一些。
虫巫 豆瓣兰
其中可能还有一些具体的操作手段,是他暂时猜不出来的,但大方向不过如此。
以赵心诚的为人,更加阴损的招数,他虽然会,但是不屑。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突破、长寿,固然是一件大事,可如果代价是要改变自己的做事风格,放下自己的骄傲……那就不值得。
人生在世,长也不过二百多年,敢来巡风司这地方当官的,没有谁会把这二百多年看得比自己的骄傲更重!
位面戒 寶的媛.QD
赵心诚不肯说的,大概牵涉到某些朋友或者前辈的面子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暗暗一笑,继续埋头政务。
而牵涉到这场风波的最后一方,心情就远没有这么放松了。
“什么?!陈国公府……居然这样回答?”礼部尚书陶贤陶博闻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刚才,他派出的使者去拜访了陈国公府,将消息告知了府中人。
但出乎他的意料,陈国公府的几位宿老得到“暗卫训练营被袭击,陈国公及百余暗卫失踪”的消息之后,只是略略一惊,就重新平静了下来。
然后,他们问:“上报朝廷了吗?”
使者回答:“上报了。”
“哦,上报了就行。”
瓜田李夏 弱颜
然后,他们什么都没做,就这么算了。
就!这!么!算!了!
陶贤无法理解,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那是堂堂陈国公,是一家之主啊!
他们凭什么就这么算了?简直荒谬!
他却不知道,使者茫然地离开之后,陈国公府的那几位宿老相顾茫然。
魔之吟唱·血月奏鸣曲 暗夜旋律
“那家伙神经兮兮的样子,他究竟想要什么?”
獸破天下
“不知道啊。”
“我猜,他可能是想要让我们出面去把贤达找回来。”
“那可不行,除非万岁有旨,否则我们绝不能擅自离开京畿,更不要说出去找人。”
“其实找不找也无所谓吧,反正万岁会有圣裁的。”
“是啊,等圣裁就好。”
陈国公府里面的气氛,平静得有些诡异。
陶贤发了好一会儿脾气,才接到了来自太子的询问。
太子询问的是关于商满案的细节,这些事情他并不怎么明白,只能又联系了负责幽州那边事情的人,问了清楚,才转告太子。
然后,太子就没有再跟他联系。
陶贤又是茫然。
他可以理解太子为什么询问商满案的细节,因为潘龙肯定是被商满案激怒,才出手袭击暗卫训练营的。
但他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太子问了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难道不应该跟他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还是说……太子和别人讨论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联系了另外几个牵头这次行动的高官和诸赵。
但得到的消息却是——太子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太子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纳闷。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却得到了刑部尚书赵冲的消息。
赵冲的祖上也是宗室,只是后来无功失爵,走了科举路线。作为诸赵出身的大臣,他和百官和诸赵的关系都不错。
这次的联合行动,最初牵头的就是他。
赵冲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出头,仅仅先天修为的他白发苍苍,容貌异常苍老。
对于变法的其它内容,他倒是没多大意见,但他对巡风使系统一直就很不满,觉得这些人分薄了刑部下属捕快系统的查案权力。
而变法的核心条款之一,就是加强巡风使体系,依托巡风使的暗访来强化朝廷对地方的监督。
为了阻止这一条,当初他在金殿上和帝洛南激烈辩论了许久,最终输给了帝洛南那成箱子的证据。
但他可不是个会服输的人!
从那之后,他一直在对巡风使们挑刺。能够收集到那么多黑材料,也亏得他的功劳。
今天潘龙翻脸去袭击暗卫训练营,他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进宫面圣,向天子告状。
但他没能见到天子,因为天子今天去皇家供奉水元子老人那里听讲修身养性之道了。
江湖遊仙 蓓零百合
众所周知,每到这个时候,除非是有外敌打进来了,否则哪怕是有人谋逆造反,也要等天子听完课再说。
赵冲没见到天子,便又去找太子,结果太子家令(相当于寻常人家的大管家,正六品)很抱歉地告诉他,太子在大概半个时辰之前读书时突然来了灵感,此刻已经闭关修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
太子帝河东武功不高,却也是先天高手——尽管是靠灵药吃出来的。他居然要闭关修炼,这实在是……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赵冲不是傻瓜,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太子的意思。
暗卫和巡风使斗成这样,这事情已经只能由天子定夺。太子再牵涉进去,就不合适了。
虽然道理是这么说,但太子竟然如此果断地甩锅,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在他的印象里面,大夏这位当今太子自然也是有才能的,但只能说才能平平,认真学习也是能学会的,认真思考也能想出不错的办法,但无论深谋远虑还是随机应变都不行,大概属于典型的中人之才。
事情一发生,就能看出问题,并且及时抽身,这绝对不是太子应有的水平!
他当然不方便询问究竟,疑惑地回到了家中,便看到了陶贤的消息。
叹了口气,赵冲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陶贤。
都市狂魔 青光楚辞
“事已至此,原本的谋划大概是派不上了。”发完了消息,赵冲对自己的曾孙叹道,“我们折腾了这一大圈,最后只怕徒劳无功。”
“怎么会徒劳无功呢?”他的曾孙,从少年时代就素有聪慧之名的赵海阔笑了,“至少,不是打击了巡风使们的名声吗?”
赵冲哈哈一笑,忧郁之色一扫而空:“你说得对!关于变法的斗争,这才只是开始。我们还有的是时间,高手过招,打几天几夜都不奇怪,慢慢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