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tzh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 起點-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怨氣難平閲讀-bk067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
感谢:‘08a’,‘女性守护者0’,多谢兄弟们的支持,夏天感激不尽,拜谢了。
※※※※※※※※※※※※※※※※※※※※※※※※
见两个男人像小孩似的对骂对方祖宗,‘冯月舒’和‘冯婉娴’姐妹,赶紧各自拉开自己男人。
‘黄少宏’朝‘冯婉娴’道:“你拉我干什么,我又不吃亏!”
‘李和安’拿出纸巾擦脸,骂道:
“你个大喷子,没有破音字你也能喷出这么多口水!”
几个女人看得哭笑不得,只有‘盲婆’赞道:
“仙人行事高深莫测,嬉笑怒骂不拘小节,这份心性,果然不是普通玄门修士可比的!”
‘李和安’这个气啊:
“大师,您没弄错吧,都吐口水了还仙人,哪有仙人这样的啊!”
‘盲婆’冷哼道:
“你懂什么,道门的吕祖游戏人间,三丰真人一日三疯,禅宗二祖入诸酒肆,过于屠门、济公活佛吃肉喝酒,大自在者哪个不是如此嬉笑怒骂!”
“再说,刚才教主说那是你李家祖宗,半点不错,是你粗口在先怨的谁来!”
‘李和安’闻言诧异道:“难道他之前不是在调侃我?”
“我闲的么!”
‘黄少宏’又好笑又好气:
“不信等我把这事情解决了,你那那瓷坛中的遗骸去做个DNA,定然是你李家先人无疑!”
‘李和安’有些糊涂,问道:
“我听说以前有生下来就夭折的孩子不能入祖坟,要扔在荒郊野外,可没听说要装在瓷坛中藏在自家梁柱里面啊?”
‘黄少宏’脸上也泛出冷笑,反问道:
“你听说过养小鬼吗?”
‘李和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点头道:“你是说泰国的那种?”
‘黄少宏’摇了摇头:
“是也不是,其实泰国所谓的养小鬼,不过是得到我华夏邪派的一些微末术法,胡乱瞎改而成的手段……”
“你家祖屋梁柱中的那个,应该是正宗道门邪派的秘术,乃是用活婴炼制然后封印在那梁柱之中!”
‘李和安’脸上现出怒色:
不只是喜歡 莫妮卡
“你是说有人将我家祖上活婴炼成小鬼,藏在我家祖屋,要谋害我李家?”
‘黄少宏’脸上笑意更冷,摇头道:
“非也,此举非但不是害你们李家,反而是用活婴性命炼成小鬼,换你家三代富贵,一飞冲天!”
他说完才满含讽刺的讥笑道:
“老李你这么聪明,不妨猜猜,能这么做的人会是谁呢?”
‘李和安’露出思索神色,忽然身体一震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可能,不自主的后退两步,被‘冯月舒’和‘李梓涵’扶住,才站稳身形。
但他神色巨变,连连说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
‘冯月舒’和‘冯婉娴’貌似也听懂了一些,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只有‘李梓涵’不明所以:“少宏哥,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一会再告诉你!”
‘黄少宏’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李和安’一下,稍微渡过一道气息,立刻让其精神一阵,回过神来。
“走吧,去你家祖屋看看!”
‘李和安’被这一拍,激动情绪瞬间冷静下来,点了点头,众人重新上车,车队往村里行去。
李家所在的村子叫做‘李家村’,这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姓李的人,往上推都是沾亲带故,同气连枝。
江南之地本就富庶,加上李家发达之后,没少往村子里投钱,所以‘李家村’家家住别墅,全村只有为数不多的老宅保留下来,‘李和安’家的老宅就是其中之一。
‘李和安’回乡,自然惊动不少人,车队刚在祖屋前停下,就有许多乡里乡亲的想要上前招呼,却被李家的保镖拦了下来。
‘李和安’下车之后,朝四周抱拳:
“诸位叔伯乡亲,和安这次回来有事要办,等办完事情再来和大家说话,先都散了吧!”
他在家乡威望极重,一句话说出掷地有声,就连村支书都出来维护秩序,让众人散去。
最强男人 七月的鱼
‘李和安’和老支书道谢之后,请‘盲婆’和‘黄少宏’进入祖屋。
‘盲婆’当然是不敢走在前面的,请‘黄少宏’先走。
李家祖屋,是一处清末时期建造的两进宅子,平时有专人看守,‘黄少宏’入宅之后,直入厅堂。
这厅堂之中有东西南北四根梁柱,‘黄少宏’径直朝西侧的梁柱走去,他一进来就能感觉到,这根柱子就是煞气源头。
‘盲婆’在其身后道:“教主,应该就是这根柱子!”
‘黄少宏’围着柱子转了一圈,发现没有开裂的痕迹,伸手在立柱上一摸,发现阴气极重,极为冰寒。
“就是这个了!”
‘李和安’好奇之下伸手摸了摸这梁柱,刚刚触碰,就瞬间缩手,整个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上下牙直碰,竟然一瞬间好似身处三九严冬一般。
‘黄少宏’在他身上一拍,肉眼可见‘李和安’身上冒出丝丝白气,寒气瞬间散尽,让他整个人也暖和起来。
‘李和安’看着那梁柱,不解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碰就没事,我碰就感觉浑身血液都要被冻住了一样!”
‘黄少宏’嘴角一勾:“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是我能碰,你就能碰的!”
冰川天女傳
看着自己老爸吃瘪的讪讪表情,‘李梓涵’出言为老爸解围:“少宏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很简单,就是有人用邪法牺牲自己家的孩子,换取自家富贵三代!”
‘黄少宏’指着那根梁柱对众人解释道:
“你们看这堂屋之中有四根立柱,分别对应东南西北,但其他三根对应的方向都极为准确,只有这一根,要往北偏了大概三厘米!”
“是以此柱不在西,而在西北,那就是乾位,乃是白虎之位,白虎属金,民间有‘白虎衔财财运佳’的说法,但白虎主战事,不入民宅,只能在宅外布置,否则便是大凶!”
不曾放纵的青春
‘李梓涵’好奇问道:
“少宏哥你说白虎入宅是大凶,又说这根柱子在白虎位,可是我家自我爷爷那代发家,百事顺意,并没有什么大凶啊!”
‘黄少宏’打了个响指:
“问得好,那是因为有人用邪术,将活生生的婴儿炼制成小鬼,装入瓷坛之中,藏在这根柱子里,用小鬼冤死凶煞之气,与这白虎之位,以凶克凶,火中取栗!”
“如此可以让这宅子的主人,不遭白虎之凶,却享白虎之财,可以大富大贵整整三代!”
他说着直接伸手朝那柱子抓了过去,五指如穿腐土,直接将那柱子抓穿,从中取出一个比拳头大些的瓷坛来。
那瓷坛上贴着一张血液写成的符篆,但此时符篆已经被煞气腐蚀的破碎不堪了,眼看着就要彻底破损。
这瓷坛一出,整个厅堂中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让‘李和安’一家三口,不自觉的就打了个寒颤。
‘黄少宏’看着那瓷坛说道:
极品侦探 叮咚笑
仙侠之房产大亨 房产大亨
“就是这个了,这里面的娃娃被亲人用邪术害死,炼成小鬼,为家族谋取富贵,但正所谓富不过三代,三代之后,他的作用便会耗尽,而且他的一腔怨气也会在那时爆发,报应在家族的后人身上!”
‘李梓涵’面色惨白:“他报应的人就是我?”
‘李和安’一把拉住自己闺女的手:“不会的,少宏你说富不过三代,可我现在还是魔都首富,你是不是搞错了!”
‘黄少宏’摇了摇头,正色道:
“我只是说三代之后,这小鬼夺财的作用就没有了,但老李你认为你现在的事业和你的能力,还需要这种外力吗?”
‘李和安’下意识的摇头,因为他对自己的商业头脑极有信心。
‘黄少宏’轻笑道:
“这不就结了了,其实这小鬼在梓涵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进入复仇阶段,被盲婆用母婴血瞒天过海,让这小鬼误以为已经报仇成功,凶煞怨气减轻不少,这才被成功封印。”
“如今符篆效果逐渐消散,他与你们同一血脉,自然能感应到梓涵并未死去,所以从去年开始这小鬼对梓涵的影响,就逐渐显现,这也是梓涵三次遭到绑架的原因所在!”
“一旦这符篆的封印效果完全消失,就是这小鬼破封之时,到时候他因与白虎相克几十年,怨气暴增百倍,立成凶魂厉鬼,到时候不但梓涵要死,你们李家一脉都有生命危险!”
‘冯月舒’被吓了一跳,脸色惨白的朝‘盲婆’道:
“大师,那烦劳您赶紧再贴上一道符篆啊!”
‘盲婆’除了对‘黄少宏’毕恭毕敬之外,对谁说话都不客气,冷冷道:
“哼,瞒天过海只能用一次,老太婆是没有本事再镇压它一次了,你们要求教主吧,真仙面前,求我这个泥菩萨干什么……”
“知道老婆子为什么之前不敢说么,那是因为老婆子命不够硬,若我说出此事,必然与其结下死仇,到时候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东西除了你们一家之外,必然还要害死老太婆!”
‘黄少宏’见‘李和安’一家俱都吓得面无血色,知道差不多了,便道:
“放心吧,有我在这东西翻不了天!”
——————
他说着转身将手中的瓷坛放在厅堂主位的桌子上,然后对‘李和安’和‘李梓涵’吩咐道:
“这瓷坛中是你李家先人,你们过来磕三个头,上三炷香!”
‘黄少宏’说着手腕一翻,六炷点燃的信香就出现在手中,给‘李和安’父女一人发了三支,然后手腕一翻,又出去一个香炉放在那瓷坛前面。
高调兄弟 暴走疯少年
李家父女按照指示恭恭敬敬的上前叩拜,然后起身将手里的信香插入香炉,结果两人刚刚插入,那六炷香,就同时炸开,断成了几节。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李家父女连连后退。
‘盲婆’摇头叹道:“这是它怨气难平,不接受你们的香烛!”
‘黄少宏’对那瓷坛说道:
“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又不是他们父女害你,你们同为李家后人,血脉相连,不若这事就此揭过,我送你入轮回,保你来生富贵如何!”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那瓷坛在桌子上竟然‘铛铛铛’的不断晃动起来。
‘嘭’的一声,瓷坛上那破烂不堪的符篆无火自焚。
然后那瓷坛上的盖子直接被一股巨力掀飞,一瞬间那瓷坛中寒气狂涌,整个厅堂全部泛起白霜,接着一个漆黑的身影,从那瓷坛中爬了出来。
与此同时厅堂中响起一个飘渺的童音:“你们,……来跟我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