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cw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 ptt-第244章-oo008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听你布道。”塔露拉说。
“为了自已的弑父仇人用刑,替你仇恨的那个人杀掉他仇恨的人人,多美好的结果。”
“你的杀戮证明了我的观点,我愿意放弃抵抗死在你手中,我的女儿,你的行为将成为你通向真理的桥梁,就让我的死亡成为你的据点。”
我不是你的女儿。
‘我杀了你,是为了阻止你去作恶。’
“那么塔露拉你将作恶。”
“听够了你的废话。”
“然后你将行善,你会承认我的善行。”科西切说。
“这把剑,我没有让管家收缴它,我不喜欢这把剑,你用法术比用剑更好,但你可以带着它。”
“它会体从你从哪儿来”
“它会见证一切。”
‘你恨我吗塔露拉。”科西切说。
“我不会上当,你这条老蛇,你的生命到此为止,你这个恶棍。”塔露拉说。
“你刺的不够精准。”
“我不会恨你科西切。”
“不管恨意这个说法是不是你又絮叨又酸臭的诡辩部分,你都不值得我记恨。”塔露拉说。
“我可怜你,你的死只是证明了你的孤独,你的妄想化为一团泡影。”
“我会让你知道你说的到底有多荒缪,虽然你没有机会知道了。”
“很好。”
“我死了,这样老魏就如释重负,我很期待你的后悔,你记住,塔露拉,记住,你的终点也在我的计划中。”塔露拉收回了剑。
她的思绪已经飘远,她离开离开城堡,离开了城市,逃离了追捕。
种子已经种下,只等着发芽。
寫長篇怎麽了 渣了吧
“结果你一路走到了我们这?”阿丽娜说。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塔露拉说。
“男爵死了以后城里面发生率什么事情,你有没有遭遇到危险。”
“要是在发生什么,我想应该是没有机会走到你们的村子了。”
‘城市,听说在我走以后,灵地和财富都被第四君迅速瓜分了。’
“治愈我,没有人在乎,一个销声匿迹的新秀。”
“我确实走的太远了,等我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爷爷奶奶门前了。”
“那个时候的我,大脑一片混乱一路上遭遇了什么全都记不太清楚了。”
“奶奶和我说,你那天浑身你都是血,你的做这套衣服还能够洗干净真不容易。”
‘你没有想过要是我们村子背叛你怎么办。’阿丽娜说。
萌化之旅
“你怎么这么想。”
“因为我猜想你这么想过。”
“你们不会这么做,收成还不除,刚刚熄灭了晚上跳舞的篝火。”
“虽然你们的生活很艰难,但是你们还算喜欢自已的活法。”
‘你们不会杀了我,因为会让跳舞不安生。’
“能够在杀人以后安之若素的智慧是邪恶的怪物,这种东西很少。”
“你是不是将人想的太好了。”阿丽娜说。
“我看过太多坏事了,很多坏事都是他们没得选才做出来的。”
“如果有做选择的机会,我知道,这片大地上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做个好人。”
‘’而不是男爵说的那样。”
他说所有人都是混账,他说你最后会憎恨这些恶人,只是因为你很善良。”
“真是可恨的诅咒,没有什么比这更恶毒。”
“所以我绝对不会憎恨谁,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想要我督促你。”
‘还不错。
“我不在以后呢?”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总会面对的,我们身后这一小簇感染者,肯定会死。”
‘在我们剩下的生命里,一定要做有意义的事情。’
“我就是这么想的”
“虽然很难成功但是我们该做的是县团结起来。”
“我们要在帝国找到我们的归属,入股偶可以的话,这片大地应该审视自已的作为。”
“在这以后不只是感染者。”
“那些隔绝我们的家伙,都要消灭。”
“我们都应该过着同样值得被热爱的生活,谁不让我们这么活,我们就将属于自已的东西拿回来。”
“如果你想做可以先做做。”阿丽娜说。
“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塔露拉说。
“挑战帝国会这样很正常,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冰冷公主復仇計劃 夏小如
“不管我们的哪一个举动都是挑战他们。”
‘但是有所付出有所得,尽管这回报不一定是回报给我们。’塔露拉说。
“我虽然想的不会有那么坏,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吗,世界不会有你推测的那么好。”阿丽娜说。
“怎么说。”塔露拉说。
“塔露拉,你是为了有所得才去付出的吗?”阿丽娜说。
塔露拉说:“你这话没有意思。”
“我知道,但你必须这么想。”
“不会的,绝对不会。”
‘我认为我们的所作所为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们配得上这个结果,因为这片大地上的生灵值得这个结果。’塔露拉说。
“好,走吧。”阿丽娜说。
“要去和游击队合流吗?”
‘是要让游击队认同我。’塔露拉说。
“很难。”阿丽娜说。
“仅仅是难根本无法阻止我。”塔露拉说。
“大姐,这是刚才帮助来我们的人。”雪怪小队说。
“别放松。”双星说。
“和传说的一样,真冷。
你们雪怪,在这冬天都比这鬼天气还冷。”
‘你是他们的指挥官吗?’塔露拉说。
“感染者?”双星说。
‘’是的。塔露拉说。
“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穿着帝国的服装。”
‘我编制过很多谎言,你想听哪种。’
“放箭。”
‘等等,你真不会开玩笑,你是雪怪小队的队长?’塔露拉说。
“为什么没有攻击。”
“她刚才真的帮助了我们。”
“是的,雪怪们,我来这里是想要寻求帮助,以及帮助你们。。”
“帮助我们?”
‘握手吧,雪怪的队长,如果要表示诚意,我也希望用平等而有尊严的方式。’
‘希望我们双方能有尊严的平静对话。’
“不。”
‘试试看,我想起你是谁了。’
‘他们身上背着的那些结晶,就是你的法术来源。’
‘如果我能够融化你的冰块,你会不会愿意听我说俩句。’塔露拉说。
“夸口,你做不到。”双星说。
“试试看吧。”塔露拉说。
……
“你刚刚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林潇说。
“罗德岛,邀请你们一起战斗。”盾卫说。
“是这么说的。”
‘我只会说乌萨斯语,in应该听懂了,你比我们更熟悉这些工业机器吧,你们收到这方面的U型捏脸肯定比我们多,我们更加会打仗。’
春未遲之余生歡喜 水上行舟
“如果你们也要去指挥塔,那你们肯定也安排好了去关掉这玩意的人,不能够让它封闭道路。”
“游击队必须分兵,如果游击队不将四分之三的力量分出去保护其他地方的感染者,那他们会被杀死。”
‘塔露拉手下的整合运动已经陷入疯狂,发生在切尔诺伯格的报复事件已经足够多了。’
‘虽然剩下的四分之一游击队,已经能够打掉塔露拉这些愚蠢的队伍,但是。’
‘这个回收刴一个帮手就可以多一份胜利。’
‘祭坛已经失效,我们的魔族老也不出,但是大爹,暗中场所一般的神力,他们还是做不到的。’
‘我们需要更多的火力,谁能够点头同意,或者摇头否定,你们的领头就是那个家伙,你们有力量,都能承担大任。’盾卫说。
“问阿米娅,我只是一个干员。”
“卡特思你同意吗?”
‘先生,如果你代表偶读是整合,依然是个组长救助感染者为第一优先目标的组织。’阿米娅说。
“而不是代表某种团体,我们可以同意,但是我害怕。”
“害怕什么。”
‘整合和偶是我们之间的矛盾和既有暴力事件的创伤,在一时半刻是无法抹平的。’
“我们可以摆出一副愿意原谅最新或者祈求宽恕的天都,但是那对真正的受害者不尊重。”
“尤其是。”
“你们整合刚刚杀了我的朋友,我们杀了你们尊重的弱”
“我能够明白,我杀了你们的家人,队不敌,这不可以原谅。”
‘但是你们是感染者,如果我方有人不同意你们加入那就是违抗命令。’盾卫说。
“现在的命令是摧毁塔露拉和她麾下的恶棍,违抗命令的都会被处决。”
“你想要放下,你能放下仇恨?”林潇说。
“是的,你杀了我们的亲人,你杀了我们的指挥官,我们的老爹。”
盾卫说:“但是我们不因为你们这么做动手。”
‘你们不想要报仇?’林潇说。
“当然想要,别逼着我一次又一次的解释,听我说完。”
“但是,在更高尚的目标之前,我们个人的仇恨不值一提。”
‘有更值得我们去痛恨的东西。’
“你知道的吧,你身边的阿米娅,就和老爹说的那样,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孩子。”
“不许这么说阿米娅。”
‘你相信她那套教化别人的傲慢想法就按照他说的去做。’
‘你会被人背叛到死亡也不自知,你也救不了身边的人,看起来高尚,实际上不管用。’
‘而我们相信老爹,他一路走来和我们在是了一条不同以往的乌萨斯无数争斗的道路。’
“一条高尚的复仇和毁灭之路。”
穿越者之火影传奇 左左仙人
“毁灭之路。”林潇说。
“毁灭敌人,认清楚你们的敌人,然后会没他。”
“可是谁是敌人,三宝恨意,一味施暴,引发战争,被卷入悲剧,这难道好吗?”
“这还没有让你们失去朋友和战友吗?”
‘先帝许诺过,总有一天战争会结束,而我们也笃信他伟大的愿望。’
“你做的那些才让我看不到头,讲道理?
他们不讲道理,有的人家就是混账,有的恶棍就该杀。”盾卫说。
“斩杀仇敌不会让你痛快,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事情还没有完”
“要做就做到底,将这个帝国的黑暗事情全部一扫而空,看着白茫茫一片的雪原,这个时候CIA会高兴。”
“想象吧,我们去将他们杀了,将那个指挥塔上还是我们多少同胞的阴谋家杀了,将各个城市中的贵族干掉。”
“再将皇帝身边的弄臣干掉。”
“回头看看,在回头看看,你会看到那些该活着的人都活下来了,他们安居乐业,谁也不用渭水送命,为谁挨饿。”
“你也是在这样做,对不起。”盾卫说。
“谁害死你的朋友,你就杀了谁。”
“你们想要直接杀死塔露拉。”
“那当然。”
“不然呢,不杀了她,老爹可以安息吗?”
“我们对得起叶莲娜小姐和她的雪怪吗,我们无数整合的兄弟就这么被她怂恿着送命。”
‘等一个圣人,一个好皇帝,一个救世主,我们厌倦了。’盾卫说。
“等到了又如何。”
‘伟大的皇帝陨落了,她最宝贵的遗产无人继承,所有人都爱Wie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利益勾心斗角,撕裂这个国家,挤压他的人民。’
“圣人被活埋了,英雄刚才就死在我们面前。”
“这是那你们可以理解面对?”
你们能理解吧,你们也失去过亲人。”盾卫说。
“你的眼神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了。”
‘我不想和你说话。’迷迭香说。
“但你会听着的,你有着战士的眼神。”盾卫说。
“封闭层还在上升。”
“这东西没有停下过。”
“要调转原石转动需要不少时间。”阿米娅说。
极品飞车 绝地幻想
“那你们最好快点,这门如果观赏,按乌萨斯的公平,可能够是要登上好几百年再次开启了。”
‘游击队不只是为了感染者而战。’
‘那是当然,感染者只是个理由,想要的话,多少都有。’
‘我们走上雪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乌萨斯破坏了公平和只需,老爹说了,感染者原本不比如此,这只是现在乌萨斯的手段。’
“想象一下,异常打远程,老爹带着我们走到这里,怎么会只是为了谁。”
‘我们从边疆来到这里,经过决定的要塞,夺下命脉控制权,联合各种力量,长驱直入,刺入腐朽帝国的心脏。’
“卡特思,你没有想过,你可不只是因为变成感染者才变成这样。”